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息正文
數學老師成安岳竹編非遺傳承人
發布時間:2019-07-04 信息來源:封面新聞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
 

被父親看作“不務正業”
數學老師成安岳竹編非遺傳承人

  □ 封面新聞記者  陳遠揚 田雪皎

  安岳氣候溫和,降水充沛,慈竹資源豐富。數百年前,心靈手巧的安岳人除了用竹筍烹飪美食,漫山遍野的竹子更是成為村民手中的編制材料。安岳竹編是中國傳統手工藝術珍品,安岳生產的竹編工藝品瓷胎竹編又稱“竹絲扣瓷”,是竹編工藝品中一種獨具特色的品種。它是以瓷器器皿為胎,用纖細如發的竹絲,柔軟如綢的竹篾,依胎編織而成。唐朝時成為宮廷用品。

 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,安岳竹編中的涼席、枕席、桌席、蚊帳、帳檐、條幅、掛屏、座屏等高檔竹編工藝品,暢銷國內及歐美、東南亞、中東、日本等地,頂峰時全縣從業人員達2萬余人,每年可外銷300多萬件,其中以安岳縣李家鎮的竹席、永清鎮的竹背、高升鄉的筲箕和龍臺鎮的竹編生活用品為代表。此后,安岳竹編作品在國內外展出,收獲了很多贊譽。其中,“毛主席在天安門揮手致意”7尺條幅等作品至今保存在首都展覽館。

  作為四川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之一,安岳的竹編藝術如一條涓涓流淌的小溪,雖然纖弱,但蘊含著安岳民間竹編藝人的執著和智慧。然而,和諸多非遺一樣,安岳竹編的傳承也遇到瓶頸。

  近日,記者在李家鎮初級中學見到安岳竹編非遺傳承人李剛,他是一名普通的數學教師,作為安岳竹編代表性傳承人汪子明的徒弟,他從2015年與學校籌備開設竹編課,由他“兼職”向學生傳授安岳竹編工藝,如今已有百余人學習竹編課程,三十多名學生學有所成。

  “我從小就喜歡竹編,父親常說我‘不務正業’。”李剛笑著對記者說道。

  竹編進學校,已有百余人學習竹編課程

  6月10日,記者來到李家鎮初級中學,校園內隨處可見竹元素。竹編室里,李剛正在為初三學生上最后一堂竹編課,雖然離中考僅有半個月時間,但學生們仍希望把自己的作品完成。

  “我想把這幅《荷花圖》作為畢業禮物送給自己。”學生小張告訴記者說,雖然中考的壓力很大,但竹編作為她最喜歡的一件事,覺得有必要把作品完成得更精美。

  從2015年開始,李剛與學校籌備開設竹編課。“我們教學的定位不是為了學習高超的技藝,而是讓它在孩子們心里留下印象,讓他們懂得安岳竹編的傳承。” 李剛告訴記者,通過學習竹編,學生的動手操作能力、做事的細心程度有明顯提高。

  “教學最主要是讓學生學會芝麻點的編織。”李剛說,芝麻點常用的編織方法是“撿四壓一”或“撿一壓四”,一根竹篾在上,四根在下這樣交織,而或四根竹篾在上,一根在下,編法極為簡單而易學。

  如今,4年時間過去了,李家鎮初級中學已有百余人學習竹編課程,三十多名學生學有所成,基本掌握工藝竹編的精華技術。“說實話,有30多個學生學會,我還是很意外的。”李剛笑著說道,現在的孩子都比較嬌氣,吃苦性較差,家長又比較溺愛,一旦受傷可能會給學校帶來麻煩,所以學校里所用的竹篾全是李剛提前備好的。

  破篾,才是最難學的一道工序

  “篾刀一響,白銀萬兩。”在安岳,李家鎮因竹器編織手藝而聞名,曾流傳著這樣一句民謠,印證著這門手藝曾經的興盛。

  “這些事情看著簡單,做起來難。新手總以為做竹編要學的是編織方法,其實準備篾條才是最難、最復雜,也是最難學的。”李剛指著課桌上的篾條說道,“這里每個尺寸的絲都要一層一層拉出來,需要人用手去感知厚度,用刀具完成。在大部分人的理解中,竹編是拿竹子進行的編織,其實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選材、起層、破篾、上色、打磨,比編織所花的時間更多。”

  在竹林里,李剛仔細挑選最佳的竹子。“竹子要選隔年青、竹節長、無雜亂斑紋的竹子最好。”

  李剛左手拿起一根1米多長的細竹竿,右手一把破竹子的刀,頓時嘶嘶的竹裂聲響起,一根竹竿幾分鐘就變成一塊塊竹條,竹條的寬度要適中均勻,這樣才便于之后的材料處理。起出來竹篾后,還要對竹篾進行打薄,用刀橫在竹篾上然后拉直,將竹篾上多余的纖維刮掉,這樣竹篾會更薄、更光滑,之后就不用再拋光了。

  “汪老師的篾條最薄能做到0.3毫米左右。”李剛說,要做出最薄的竹篾,全靠手感,一撕、一提、一拉,沒有常年的練習是達不到透光效果的。

  父親眼中“不務正業”的“壞孩子”

  成安岳竹編非遺傳承人

  “我父親是一名教師,可我從小卻對竹編感興趣。”李剛笑著對記者說,他父親現在已八十高壽,但每每想起他小時候偷偷去鄰居家學習竹編,還會說他從小就“不務正業”,是家中的“反面教材”。

  如今45歲的李剛于1992年考入安岳縣師范學校,在校期間,學校為傳承安岳竹編工藝,曾聘請汪子明到學校傳授竹編工藝。“當時是學校開設的課程有竹編和石刻,我選擇的是竹編。”李剛回憶道,因為從小對竹編的耳濡目染,憑著自己對竹編的熱愛和堅持,他成為198名學徒中唯一一個獲得汪老師工藝竹編的真傳的人。

  雖然竹編技藝學有所成,但李剛從師范校畢業后就踏上了教師崗位,無暇從事工藝竹編制作。“有一次我在電視上看到汪老師說安岳竹編可能后繼無人。”李剛說道,從那刻起他覺得有必要為安岳竹編作一點貢獻,2011年暑假,他前后耗時43天編制完成《八駿圖》。

  “光是制篾條就用了十天時間。”李剛說,《八駿圖》大小為60×100(厘米),制作過程中,共用2500多皮篾條,每一條篾條都經過了刮青、起層、上色等多道工序完成,每條篾條的標準厚度是0.8毫米。

  當時有人出價4000元購買,但是他沒賣。“我覺得《八駿圖》是一個象征,它既是在鞭策自己不能丟掉工藝竹編這門技術,又是在向愿意學習的人展示工藝竹編的魅力。”李剛希望在未來的教學生涯中,能夠物色到好苗子,把安岳竹編這門技術真正傳承下去。(來源:封面新聞

( 責任編輯:安岳縣網管中心-16)
  相關信息  
  最近更新
  熱點新聞
黑福彩36选7开奖结果